用来收尸体的房子叫敛房
我好像和我的床黏在一起一样,早上死都起不来。
今天看到热搜,早樱都已经开了,今年可能又是看不到樱花的一年了。樱花好像是我记忆里唯一有印象的一种花了,很早很早以前,觉得范蠡湖那片樱花林特别特别大,落花的时候都能在地上积厚厚的一层。其实小时候也觉得范蠡湖公园特别大,好像什么都有。
春夏之际,又很珍惜少年感。
我太佩服天野喜善了,白昼的幻想的导言里他说那么多的人都喜欢在夜里创作,他不一样,他喜欢在白天创作。在白昼幻想太难了,我连白天里做个作业都不行,越夜深人静,我越高效。
立即执行这四个字简直与我无缘。
看了一眼我的婚礼歌单已经更新到56首了,我太想在婚礼仪式之后办舞会了,一定要放the cure的lovesong。日子过得也太快了,还有不到两个月我就20了,小时候觉得20岁就已经很老了,现在一眨眼,都走过四分之一的人生了,总觉得自己还小。
不知道20年之后的自己会怎么样。平平安安就好。
和好久好久没联系的小学同学加了微信聊了两句,聊完最后他说了句:你还像以前一样开朗。多久没有被人形容开朗了,听到了都有点恍惚。记得我小时候老师给我写的评语都是什么温柔乐观开朗懂事,还有就是觉得我对自己要求太低了。小时候太有智慧了,深知知足常乐。

最后修改:2020 年 02 月 25 日 09 : 47 P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