门门有作业的日子实在是绝了,我要在截止日之前花一个多小时看一篇文献,花半个小时整理,再花一个小时做笔记。
今天还是没有出小区门的一天,下午和阿胡打了2个多小时的电话,连线吐糟,一边打电话一边点了个罗森,两个人在线叫外卖,笑死了,今天在罗森的网上看到了品客的sour cream&onion的薯片!我之前在国内就没见过,真的是好吃,就是薯片比国外的小太多了吧。还点了之前好多人特意@我的白桃味的冰皮蛋糕,然而真的一般,好腻。时隔多月又喝到了茉莉白桃。他们的葡萄冰太诱人了,配上雪碧简直一绝,我就着吃了一袋泡椒凤爪。
所有地方一出白桃味蜜桃味的产品,我就会收到来自各方的@。
阿胡说我在过夏天,老吃冰,我说我在家都穿短袖,年轻气盛阿。
昨天又把蓝宇看了一遍,越来越爱蓝宇了,这才是纯爱电影啊。今天看到那篇引起争议的下坠,听说挺复古的,晚上看看去。之前囫囵吞枣把《断代》看完了,其实我买这书完全是因为封面改了席勒的画,改的实在是好看。结果现在剧情全忘光了,光记得原来台湾人骂的是 干。高中的时候潇哥喜欢李碧华,我倒是看不进几本,打着手电把潇哥的《胭脂扣》看完了,哭了几次,现在也忘得差不多了。那时候喜欢看白先勇,看台北人,看孽子。
这种小说是忘的最快的。看梁文道的《我执》的时候,倒是摘了一本子,后来看他上圆桌说,就像看到周国良开了公众号一样,突然就不喜欢了。
女人呵。

最后修改:2020 年 02 月 27 日 09 : 57 P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