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一天晚上还是睡不着,第二天听闹钟起来,第一件事就是摸起手机给胡总发微信,结果胡总秒回我已经到楼下了,一个激灵爬起来,穿了条新裙子就下楼,把胡总带回家撸妆。胡总给带了两个盘,一边推荐色号,一边夸我说,诶呀这个色号和你这条睡衣特别配,我觉得你都可以不用换衣服出门了,淦,新裙子有被辱到。
以为在家半小时可以搞定,结果呆了两小时,胡总出门实在事无巨细,那眼线一挑,大链子一带,走在她身边太有安全感了。
中午又去吃了海底捞,这次换的四宫格,据说能便宜一半,然而结账的时候并没有觉得,火锅虽好,但它也好贵啊。。。。。
下午做到了欢唱5小时,喝饮料喝到饱死,临回家了,我妈又给我打电话,问我要不要喝coco,犹豫了三秒,还是没有拒绝。
晚上我爸回家,看我摊在沙发上,嫌弃地问我今天是不是又没有出门,终于有底气回答他我走出了家门。搞得他今天又问我,怎么今天没去唱歌啊。
啊,ktv使我快乐,完全来源于我对音乐的热爱啊。高中那次逃课和吴总顾总去唱歌,被老师一个电话打到家里,说我逃课去娱乐性场所。这娱乐性场所,说得好像我多么social,天知道,我们只要一拿麦,那必是一分钟不会浪费,连天都不聊的high唱。
想到这个,发现我爸也特搞笑,我妈接了老师的电话,让我打给我爸,想让我爸教育我几句(我逃课的那段时间,我妈刚好不在家,我爸负责我的监护)。我爸从小对我就心大的不得了,就没批评教育过我啥,憋了半天憋出一句,你就算要是想唱歌,你那天也不应该骗我啊,给我讲了,我就可以给你请假了啊。把我妈给听楞了。
这两天看剧,看到李海潮说,只希望子女一辈子能开开心心的。有的时候想到这个也觉得特幸福。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过生日,我爸就送了我一本《窗边的小豆豆》,我妈说,在扉页上写点字吧,写点对孩子的期望。我爸就大笔一挥,写下了,希望lwy小朋友每天乐哈哈。实话说,仔细想想,家里人是真的宠我,我妈老说,对比我小外甥,感觉我从小到大都没提过什么要求,再小的时候都没想着哭着闹着要什么,但我仔细想想,感觉好像主要还是因为自己想要些什么,基本都可以得到,久而久之,好像很多东西都没那么想要了。。。。这话写下来是挺不要脸的,总而言之,感觉自我记事以来,许下的所有愿望,都是开心快乐每一天,初中要写我的理想,我都写了,开心快乐每一天。
之前有段时间,状态不对,总想着做这也没意义,做那也没意义。后来葬礼上摸到一点,想那些干什么啊,我自己和爱我的人一直以来想要的,不就是我开开心心过好每一天嘛。
虽然学了法,但我爸妈还是觉得与其以后那么辛苦,不如就本科出来,考个公务员。暑假,找了个大所实习,去上班的第一天,我和她说我还有点紧张,她直接和我说,紧张啥,你这个实习,我最希望你能得到的收获就是明白当律师有多累,然后打消做律师的念头。。。。。。
我爸妈都是那种不太喜欢参加同学聚会的人,总觉得同学聚会上比这比那的好没意思,我有时候和她说,我们不会20年后,同学在一起一聊天也全是什么房子车子吧。我妈先是笑我说,对啊对啊,你得适应成为你最讨厌的人嘛,但后来又想了想和我讲,也不一定。她说他们这一代白手起家的多,经历过物质贫乏的时期后,很多人总会下意识地想方设法地证明自己出人头地了"走出来了”,但到我们这一代,可能追求的幸福感又不一样了。
这次去成都,见了妈妈一个老同学,她儿子今年刚刚中考完,但是考的不理想(虽然也上了重点)他们家里气氛因为这件事好像已经压抑了2个月了。那天晚上她妈妈也没忍住,一直在数落她儿子,拿他儿子和另一个同事的孩子比较,她儿子实在没忍住,顶了两句,她妈妈脾气上来了,说了一段我从来没听过的但是一听就是经常对她儿子讲的话,大致就是她儿子和别人不一样,她是白手起家,知道裸泳是什么感受,面对同样的风浪,浪下去了,她儿子和她一样是没有依靠的,是裸泳的人。
我知道这段话没说错,但是我也是真的第一次现场听到有人这么说,以至于一时间给我的震撼还挺大的。就虽然不知道这样想妥不妥当,但是确实还是觉得自己挺幸运的。我爸妈和他爸妈经历挺像的,都是从小地方靠自己一路打拼出来的,现在的生活条件也差不多。但是他爸妈的态度好像就是儿子以后“混得怎么样都不能比自己差”吧,一直在说考不上985211以后怎么过日子,自己儿子以后可没有人可以拉他一把(虽然他才高一他妈就给他搞到了好几个专利)。我爸妈呢,从小到大对我唯一的期望就是能靠自己过的开开心心的就好。想起同样是中考,我中考的时候,一分之差,上了自费,要交6万,听到投档线我就哭了,确实是难过,主要是之前乐观的一直没想过会考不上公费,现在想来也觉得当时没道理的乐观也不可思议。结果一哭就停不下来,我妈打电话给我爸,我就记得我爸满心满眼都是心疼,故意带着笑和我说这有什么好哭的,你让那么多考不上自费的到哪里哭去,一会儿甚至直接安慰说6万不算啥,他一下子就赚到了(这话我当时就想说了,把我当小孩哄呢,骗谁呢)。就这么把我哄心大了,原本是人生第一次挫折教育的,愣是当天下午就被我当段子说出去了。。。。。。
在我们家,好像从来没有那种,只有你现在多吃苦,以后才能经受的住挫折的观念。同样是白手起家,但他们好像是觉得,作为白手起家的他们,吃到的苦已经够多了,如果可能的话,他们希望我一辈子不要吃苦。所以甚至于不希望我从事一份辛苦的工作。
他们的存在,一直给我一种在背后可以依靠的支撑。我可以去试错,可以做喜欢的事,可以不计较风险成本。
慢慢大了之后,才越发发现这样的支撑多可贵。

最后修改:2020 年 08 月 22 日 02 : 45 AM